<sub id="6kko4"><rt id="6kko4"><source id="6kko4"></source></rt></sub>
<tr id="6kko4"></tr>
<object id="6kko4"></object>

  • <code id="6kko4"><menu id="6kko4"></menu></code><object id="6kko4"></object>
      <center id="6kko4"><em id="6kko4"><p id="6kko4"></p></em></center>
        <th id="6kko4"><option id="6kko4"></option></th>
        <del id="6kko4"><small id="6kko4"><samp id="6kko4"></samp></small></del>
      1. 關于公證行業傳承法務發展的幾點思考
        我要糾錯【字體: 默認 】【打印【關閉】
        稿件來源:云南省昆明市明信公證處發布時間:2022-04-07 09:43:40

        改革開放四十余年來,中國社會發生了巨大變遷,大量社會財富被創造出來。經濟的飛速發展為公證行業帶來前所未有的歷史機遇,從房地產公證的繁榮,到金融公證的興盛,這兩個風口讓中國公證迅速駛入黃金時代。然而,隨著經濟結構調整、政府治理優化以及信息技術的飛躍,傳統公證業務在近幾年趨于平緩甚至逐漸進入下行期,如何找尋下一個風口、獲得新的業務增量,已經成為行業改革發展的緊迫命題。

        長期以來,公證業務開拓始終圍繞兩個核心,一個是社會法律服務需求,另一個則是公證自身職能作用發揮,只有將這兩者有機結合起來,公證才具有生命力,公證價值也才能得到真正實現。就當下行業大環境而言,在傳統業務逐步萎縮的同時,社會的中堅力量紛紛步入老年,怎樣進行財產傳承成為他們最關心的問題,而在“對的時間”,公證如何去做“對的事”便是我們要深入思考的問題。筆者認為,傳承法務已經成為公證發展的新風口,是既能滿足社會需求,又能體現公證價值的“對的事”。在這里,筆者與大家分享云南省昆明市明信公證處的一個案例,也為傳承法務的研究提供一點素材。

        被繼承人在2021年年初去世,留下財產若干,但卻沒有留下關于遺產分配的只字片語。被繼承人是家中獨子,尚有老母親健在,已八十有余,除此之外,繼承人還有配偶和兒子,兒子是未成年人。單就法律關系來講,這個案子并不復雜,主要就是婆婆與兒媳之間遺產分割的問題,但實際處理過程中,雙方始終無法談攏,既不愿各讓一步,又不想對簿公堂。為了找到問題的癥結所在,公證員組織繼承人及雙方律師召開家庭會議,了解到,婆婆并非想要爭奪財產,而是擔心剩下的日子無人照料或照料不周?;谶@個原因,她提出了包括支付養老金、提供居住處所、雇傭保姆等一系列的訴求。而對于這些訴求,兒媳也沒有異議,但是擔心婆婆在辦理繼承手續途中變卦,提高養老金金額。

        我們不難發現,要解決這個法律問題,就必須先解決雙方的信任問題。對此,公證員給出了“一攬子”解決方案:一是擬定遺產分割協議,明確遺產處理方式;二是擬定資金監管協議,在雙方簽訂遺產分割協議后立即將30萬養老金提存于監管賬戶,全部繼承手續完成后再將養老金本金和期間的利息支付給婆婆;三是擬定居住權合同,保障婆婆居住訴求;四是擬定遺贈扶養協議,明確雙方權利義務。通過上述方案,信任問題迎刃而解,雙方權益得到衡平。在此基礎上,公證員順利完成了繼承手續辦理。按照傳統的繼承程序,到這里公證辦理便可宣告結束,但基于明信公證處“公證書出具并不是公證的結束,而是公證的開始”的一貫理念,筆者認為只有將結果給到當事人,才算是公證的“圓滿”。這個案子中,被繼承人遺產除現金外,還涉及房產、股票、股權、債權等,種類較多且價值較大,在繼承公證書出具后,公證員又針對公司章程修改、股權協議代書、稅務規劃等為繼承人提供了法律咨詢服務,同時代理完成了昆明、大理、重慶、景洪等地不動產轉移登記手續和工商變更登記手續的辦理。此外,由于被繼承人遺產中還涉及網貸等凍結部分,僅通過公證繼承手續無法取得,因此公證處通過與律師合作的方式,即由公證處出具遺產管理人資格公證書,由律師事務所擔任遺產管理人,繼續為繼承人主張權利,以此彌補繼承公證的不足。

        到這里,公證服務才最終畫上句號。筆者相信,本案中兩個沒有血緣關系的人,在法律的約束和保護下,應當能夠老有所養、寡有所依。

        這個案例是明信公證處眾多綜合法律服務案例之一,但在傳承法務領域,卻是比較有代表性的。在研究過程中,筆者得出以下幾點認識:

        第一,當事人的法律問題就是公證的機會。明信公證處每年辦理十余萬件公證,以每件公證涉及兩名當事人計算,一年大概可以接待30萬人次,但在這龐大的群體當中,真正懂法、會用法的人屈指可數。就剛才案例中的被繼承人而言,實現了“創富”和“守富”,卻不知“傳富”之法。再比如,有的企業家雖精通企業經營,但卻因公司章程和股權設計問題,讓后代陷于紛爭,一手打下的“江山”也毀于一旦。當事人如此眾多的法律問題恰恰為公證實踐提供了寬廣平臺。認識到這一點,有助于我們看到傳統公證以外的更為廣袤的法律服務空間。

        第二,傳承法務是一個復雜的綜合事務。從事這一工作,一方面需要掌握必要的法律工具。另一方面,還需要具備良好的知識儲備以及能力支持。我們知道,很多法稅律師在傳承法務領域做得很好,因為他們與一般律師相比,具備更好的稅務籌劃能力。律師除具備法律知識外,還需要掌握與財產傳承相關的金融、保險、信托、移民、稅務、理財等各個領域的知識,為當事人提供綜合解決方案??梢?,傳承法務不是一個簡單的事,從業者必須有很強的綜合素質才行。

        第三,必須腳踏實地,找到公證在傳承法務中的價值核心點。前面說了很多項能力,但公證在其中的核心價值到底是什么,這值得我們在實踐中深入探究。民法典的實施為傳承實務帶來新的要求、新的視角和新的工具。比如通過遺囑檢認進行遺囑真實性、有效性判斷,做好糾紛源頭預防,推動財產傳承順利實現。據了解,目前已有杭州、深圳、重慶等多地公證機構設立遺產管理人庫或遺產管理人推薦庫,這種新型方式有助于跨領域合作的達成,其創新精神值得肯定。但同樣因為這種方式仍處在初步實踐階段,其實質內涵缺乏明確定義,因此不建議過度營銷,避免“雷聲大雨點小”的結果。

        第四,要學會用商業思維和商業方法考慮傳承法務。上述案例中,公證機構的專業價值得到很好體現,但與此同時,我們還要考慮其中的成本支出,以及能否實現可持續發展的問題。一項業務開拓是否成功,除了要看它的社會價值,還要看經濟價值,只有兩者兼具才是可持續、可復制的。就傳承法務而言,其綜合性、復雜性決定了它很難達到“物美價廉”的要求,出于降低成本、規模運作的考慮,筆者更傾向于選擇“律師+公證”這樣一種聯合模式。律師在高凈值人群中具有良好的客戶資源渠道,同時具備靈活、多元的法律工具運用能力,而公證則具備公證文書證據效力,具有傳承法律關系設計和法律事務代理等能力。通過兩者的揚長避短、相互配合,形成具有可操作性的規?;\作方式,對于這一點,筆者認為可以充分期待。(本文刊登于《中國公證》2022年第1期)

        段 偉·云南省昆明市明信公證處

        (責任編輯:張楚瑤)
        0
         
        通知公告
        ·中華人民共和國司法部公告
        ·司法部關于任命牟海容等350人為公證員的決定
        ·中國公證協會招標代理機構考核遴選結果公告
        ·中國公證協會招標代理機構遴選文件
        ·中國公證協會食堂食材供應商考核遴選文件
        ·司法部關于任命周曉鋼等103人為公證員的決定
        · 2021年"中國公證十大影響力新聞"
        · 中公協召開八屆十次常務理事會
        · 中公協八屆十二次會長辦公會召開
        · 公證人擔任公職管理人入選典型案例
        · 浙江上虞“后事智辦”應用場景上線
        · 杭州互聯網公證處擔任慈善信托監察人
        版權聲明 | 關于我們 | 聯系我們 | 網站地圖
        色欲香天天天综合网站无码
        <sub id="6kko4"><rt id="6kko4"><source id="6kko4"></source></rt></sub>
        <tr id="6kko4"></tr>
        <object id="6kko4"></object>

      2. <code id="6kko4"><menu id="6kko4"></menu></code><object id="6kko4"></object>
          <center id="6kko4"><em id="6kko4"><p id="6kko4"></p></em></center>
            <th id="6kko4"><option id="6kko4"></option></th>
            <del id="6kko4"><small id="6kko4"><samp id="6kko4"></samp></small></del>